艾希Ecy_

『总有人似陌路人,听这段往事话本。』

忍迹 | 仏英 | 骸云

轰焦冻 | 雷狮 | 嘉德罗斯

只写自己想写的。

性感刀子型鸽手在线发刀 | 致力于发好每个刀子(?

最近沉迷网舞!我永远爱冰帝爱忍迹!🙌🏻

这是什么绝世甜美大糖我爆哭!!!

一把抱住可还行!敢不敢开灯!灯光师今晚没鸡腿了!

忍迹真是我的白月光!除了他俩没有一个cp是我萌这么久的而且对于忍迹我是cp双担卧槽真实哭泣!

从今天开始跳进网舞的坑一去不复返了!!

为了我大忍迹去补新网王漫画ww

忍足从进日本代表队开始脑子里全是迹部!你们真的谈恋爱了吧对吧是吧啊啊啊啊啊啊

P1你身边的位置只能是我的(对对对是是是没人能跟你抢hhhh)

P2全场貌似只有忍足的重点放在迹部的第二故乡上了吧hhhhhh

P3『是羡慕吧,迹部』你又懂了,好好好行行行你最懂迹部了hhhh

『别……别说蠢话,忍足!』大爷你也太萌了吧被戳中心思之后的小傲娇(?!

P4同框即结婚/狗头

P5『我说迹部……』就你们俩强行夫夫对话hhhhh

感谢xf!在我的一亿米cp滤镜下我只能看到满脸宠溺的小狼和傲娇的女王hhhh我坚信你们两个谈恋爱了(正经脸(所以你们快去结婚吧(民政局给你们搬来了)

过了今晚,宝藏电竞界古川雄辉就真的藏不住了hhhhh神仙水超帅宝蓝超可爱hhhh

十个忍迹九个虐,还有一个是副线?!
忍迹虐文好多好多啊简直……是我一直在挑虐文看还是虐文本来就很多?!
回顾网王感觉忍迹官方给的糖不多QAQ都是自己扣,大爷还是个T厨(……)新网王就更过分了尼玛拆cp拆的都没了(说好的三皇家!)幸好今年xf说要画忍迹双打,简直本年末最大惊喜!忍迹大旗扛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初入国中第一场比赛结束问名字那段呜呜呜萌炸!【毕竟去民政局领证需要名字🌝🌝】
超级无敌喜欢他们俩之间的气氛,很多太太写的文都超好(貌似都在贴吧qaaaaaq,是我心目中忍迹cp本cp了!

忍迹大法好!他俩就是我的白月光😭日月神教,千秋万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爆哭!!!!我爱了七年的cp终于官方盖章🔒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年简直是有生之年!!看到图之后一眼瞄中忍迹就放光,找了日语专业的朋友问了一下,结果!忍迹双打!!!!(虽然是可能,但是我cp滤镜一万米自动忽略)啊啊啊啊啊我终于熬出头了!!!简直提前过年!!忍迹女孩绝不认输!!!!

xf不要鸽!!!一人血书忍迹安排上!!!!🔒死!!!!我真的花式生吞钥匙!!!😭😭😭😭😭😭

还有Akaya单打也让我超惊喜!!!!超喜欢Akaya,甚至曾经幻想过杀网全员喜欢男人就Akaya喜欢我🙈🙈(被打

真心希望xf不要咕咕咕!(咕咕就寄刀片(这里过激忍迹cp粉过激Akaya吹(危险发言hhhhh

求出周边!周边买爆预定!

这个剧透重燃了我写忍迹同人的激情!随机掉落元旦/新年/情人节贺文!太开心了!原地旋转跳跃爆炸花式升天😭😭🙈🙈

感谢2011年的夏天遇到了你们。我最完美的王子们。以后也会一直一直喜欢下去。

深黑色的墓地。

砖白色的坟墓上静静的刻着已逝之人的名字。

来者一身黑色西装,手中祭奠的白色花束孤独的绽放于阴沉的天空之下。



一个死亡镜头。

刀子选手想咕咕。

在劫难逃。

『CP:开久组

    想看他们掐着脖子说爱你于是hhhh

    第九集衍生 平行世界』


『生活是缓慢下降的沼泽,谁都会深陷其中,在劫难逃。』

——题记


早在踏进开久这所高中的那一刻,相良就已经掉进了名为片桐智司的深渊里,只不过那时正值年少轻狂,什么也不懂,只是听说这个学校里有个打架超级厉害的同级生,初中时就能把多瞪了他两眼的不良打得送进医院。他浑身的搞事细胞便开始了按捺不住的躁动。他想赢,想看从入校开始就被传的这么厉害的人跪在他面前求饶,毕竟在他卑鄙的不良生涯中他还没输给过谁。

但总有人比他提前一步。被传闻这么能打的人一进入学校第一个肯定被高年级学长盯上,那场荒唐可笑的盲打比试相良也在场,他不仅在现场还看完了全程。一开始他只想说,恕我直言这只是个力气过人的老实大傻逼。不怪你毕竟传言猛于虎。

看了一半他真想掉头离开,太无趣了。打架的时候有且仅有你会听对手的话,遵守对手定下的规定了吧。你当打架是幼儿园小盆友过家家呢还规则。高低眉形象生动的反映了相良的嘲讽和轻蔑。像他这种以卑鄙为手段的人还真体会不到那时的片桐智司在坚持着什么,明明都被打的跟个废物一样浑身是血了。别丢人现眼了。相良转身刚要迈开步子却听到了很有力的拳头砸到肉体身躯上的声音,继而周围一片安静。

『?』他疑惑的转身,刚好看到还未收回拳头的片桐紧闭着双眼的姿势和当时的开久一把手中拳后向后踉踉跄跄的倒退了好几步才仰头朝天倒下的狼狈样。倒下的声音在安静的人群中尤为明显。

『打倒你了,学长。』

片桐的眼睛仍是紧闭的。话语带着一丝喘息,没有很大起伏,却将周围一圈不良少年内心的什么东西给点燃了。相良毫不例外是其中之一。热血仿佛在胸腔里翻涌着,这么强的男人,真的好想战胜,看来以后的三年都不会无聊了呢。

就这样,相良自从入学起便盯上了片桐并且再也没有移开过目光。他一点点的将他最狂野最卑劣的真面目展现出来,一步步爬上了开久二把手的位置,甚至得到了『比片桐还不好惹』这一称号,只为有一天将片桐踹下老大的宝座。



相良看着片桐护着伊藤,并为了他求自己,把老大的位置让给自己,他内心翻涌着愤怒,就差将黑体加粗初号的『不爽』二字写在脸上了。虽然老大的宝座已经到手了,但他就是不爽。他不知从哪摸来一根铁棍,毫不留情朝着片桐就是当头一棒。果然不是普通人,片桐竟然受了如此重创还没有倒下,相良见状一手掐住片桐的脖子将他逼到墙边。

『跪下来求我,叫你的相良大人饶了你吧。』


片桐智司觉得自己快要气昏过去了,他不明白相良为什么要背叛他,如果只是为了开久老大的位置,不是都已经给你了吗?如果是为了报复伊藤,他不也已经伤痕累累了吗?还要这么理直气壮的不爽,甚至迁怒于他人。片桐在伊藤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所以他毋庸置疑选择保护他,也算为这两年快要迷失的自我做一点补偿。

他不知为何今天相良的力气爆棚,本就已经遍体鳞伤的他只觉喉咙快被掐断了。他很想僵持一会之后蓄力将相良一拳揍倒在地,但他对上相良如同嗜血的双眸,却惊讶的发现里面含有泪水,他犹豫了。但他顿时明白了。

相良你真是太傻了,我们打架的手段和理念如此天差地别,理应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种做派,我能留你在身边还让你当二把手是为什么你心里就没点数吗?

啧。他暗暗咋舌。


他用最后保留的一点力气扯下相良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丝毫不给相良一点反抗的机会,反身掐住相良的脖子将他按在墙上,然后毫不留情的吻了下去。

片桐低头啃噬着身下人的嘴唇,感受到了相良的挣扎,他手上的力气丝毫没有减少,他知道自己一松手相良肯定会反击,到时候再让他胡来就不好了。

相良见挣脱无果,便换了种方式,双手顺从的勾住了片桐的脖子,好像打算迎合他的攻击,全然忘了一分钟之前他还死死的掐着对方的脖子不放手。

片桐亲吻得更加勇猛了,两张嘴碰撞撕咬,相互争夺着这个吻的主动权,齿尖和唇舌的拼斗同样异常激烈,很快便让他们同时尝到了腥咸的血,但是两个男人都忽略了疼痛没有因此放手,反而越吻越用力,血液融在一起仿佛他们一样不分彼此,似乎恨不能趁现在把对方一口吞进肚里。

良久,他们才分开,彼此加重的呼吸喷洒在对方的颈间,片桐直视相良,开口道:『闹够了吗?』

『没有。』相良微张着血红的双唇喘着气,衬出唇后的牙齿更加雪白,他伸出血染的舌尖轻轻添了一下嘴角,张狂的昂起头对上片桐的视线,嘴角勾出一个不服输的弧度。

片桐智司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在挑战他的理智底线。他松开手,下一秒便把相良扛了起来,转身就走,无视了相良的挣扎和反抗,留下了由于惊讶张大嘴巴的伊藤和一干开久小弟风中石化。



附:小剧场

小弟A:哇靠片桐哥和相良哥也太刺激了吧!

小弟B:卧槽实锤!我就觉得他们俩早就有一腿了!

小弟C:等等,我们是来干啥的?

伊藤:????我他妈莫名被打了还被秀一脸?这谁顶的住啊!我要去找我的京酱摸尖尖!!


Ps.灵感来源于群内姐妹hhhh水群大法好!开久女孩都是宝藏❤

When it's Christmas again.

『CP:开久组 《我的圣诞没有雪。》后续!圣诞贺文!HE!』



『玫瑰是我抢来的,爱你的人被我杀了。』

——题记


香取和片桐是在月川的吊唁会上遇到的。

吊唁会冗长而无聊,在这里的一切都像是以白色为底胶的黑色相片,但在他眼里只有血色氤氲——每一个人都是嫌疑犯,他不知道到底是谁放的火,也不想知道,在他失去理智之前就放这群帮凶再快活一会吧。

『哟,前辈。』香取这天没有再穿花衬衫和开久校服,换了一身黑色西装显得既正式又成熟,可仍掩盖不了一张口随之而来的痞气。他一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一手从侍者手中拿过一杯香槟向片桐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片桐无心搭理。他心里十分清楚眼前这是开久的新老大,银龙会会长所信任的后期之秀,当下最得势的狠角色,可这又关他什么事?他是来杀掉仇家的又不是来闲聊的。不知道到底是谁放了那把火的话在场的每一个人就连香取他都不会放过。

『多亏了你和相良哥离开的早,不然我还真当不上这个老大。』香取走到片桐跟前,可是片桐丝毫没有放慢脚步,与香取擦肩而过。香取对于自己被无视了显得毫不在意,只是轻抿了一口杯中近乎无色的透明液体,然后不急不慢的说道:『他没死。』

片桐顿住了脚步。


——————————


『会长,片桐智司带到了。』香取颔首,继而站到了一边。正厅里桌子后的靠椅缓缓转了过来,银龙会会长直视片桐的眼睛,仿佛知道他接下来要问什么似的,还没等他开口便单刀直入:『他烧死了我儿子,我可能留他活口?』

片桐仿佛早就知道并接受了这个事实一般冷静:『我没全信。』

『香取,你骗人的功夫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厉害嘛。』阴沉的声音让香取不禁冷汗涔涔,会长起身,走到片桐面前,『我就是好奇啊智司,你没信你会来?还有,我们银龙会和你们开久合作多久了,你居然无视我的命令,包庇让我亏了一千多万毒品的恶人,还背叛了你的最亲爱的二把手相良猛?他还在我面前保护着你,现在他死了,你这是来猫哭耗子呢,还是自投罗网呢?』

片桐没有说话,但由咄咄逼人而黯淡下去的眼眸出卖了他复杂的内心。

『真是亏了他一个劲的隐瞒我,却是要帮一个背叛他的人,你现在来找我对质看来你对他还算上心,相良他可真是死得其所了呢。』会长的声音不大,但在偌大的安静的正厅里尤为诡异,仿佛蛊惑人心的巫术,让片桐内心充斥名为怒火与愧疚的矛盾。

『可是是你杀了他!』片桐的声音里竟带着一丝哭腔。

『那又怎样呢?难道你没有参与其中吗?没有你的背叛他会帮你隐瞒吗?如果不是我儿子知道你包庇那两个混蛋,会被相良放火烧了吗?其实罪魁祸首是你吧片桐智司!』会长厉声道,瞪大的眼睛对上片桐的垂眸,本以为会是最终一击让片桐眼里的最后希望彻底碎成渣渣,他却从片桐智司低垂的眼眸里看到了……那是笑意?继而被狠厉取代。

『说的真理直气壮。』漆黑冰凉的枪洞紧贴在了银龙会会长的太阳穴上。但与此同时,站在周围的黑帮人士也贴了上来,十来把枪指着片桐,围成了圈。

『哦?智司,你打算鱼死网破吗?』刚刚那一瞬间的笑意眼神吓到了会长,不过周围一圈指着片桐的枪着实能让他瞬间恢复安全感而满含笑意的发出反问——?!!

『把枪放下,出去吧。』

这声音是……香取?!会长惊的瞪大了眼睛缓缓回头,看到了坐在靠椅上一手撑着脸笑的一脸玩味的香取。

『香取!你竟然敢背叛我?!你!』会长显然被激怒了,他刚想掏出手枪就被片桐发现了手上的动作并一枪毙命。

『哈哈哈,前辈好演技,好枪法!真是太感谢了呢。』随着香取的笑声一并传来的还有他赞赏的掌声。

『各取所需。』片桐只是冷眼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银龙会会长,他应该不会想到自己的性命就这么可悲而可笑的被两个年轻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倒也活该。片桐智司如是想着,谁叫是你下令动了相良。


——————————


到达正厅前十分钟。

『帮忙?』

『对啊对啊,片桐前辈,你不是刚好要亲手了结那个下令放火烧死相良前辈的混蛋嘛,我们合力演一出戏怎么样?』香取满脸自信,短短一年的上任期足以让他买通了银龙会各保镖,各大头目和会长亲信也被他抓住了把柄,剩下的,就不需要自己动手了吧。

『只是各取所需罢了。』片桐对于这种没有意义的交易丝毫不感兴趣,此时的他只想杀了那个银龙会会长,然后让这里跟着陪葬。

『可是前辈你还不知道吧,银龙会会长的可怕之处。』再次成功暂停了片桐智司一个劲往前冲的莽撞,香取满意的笑了:『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


——————————


『所以,他……』片桐刚要问就被香取打断了:『啧,真是让人匪夷所思,你真的爱着相良前辈啊。』

『真恶心啊。能为他做到这份上,即使他已经死了。』

『那就去陪他吧。』

『下地狱去吧。』

『Boom。』他给了片桐一枪。

真傻。都说了银龙会这么多人的指使权都在我手上。你的相良也是我下令烧死的哦。听不懂人话吗?

香取大步走出正厅,他甚至连明天头条的标题都想好了,就叫『一年前纵火凶犯的同性恋人欲谋杀银龙会会长 起争执导致两人接连死于火灾』。听上去真不错。接下来,晚餐去吃点什么好呢。

身后是早就布置好的汽油在打火机的高温催化下熊熊燃烧。


——————————


『哥哥,哥哥,买一个苹果吗?可甜了!』奶声奶气的小姑娘在平安夜的街头抱着一个苹果向每一个路过的人展示着她可爱的梨涡。对他也不例外。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了一句话。『听说平安夜吃一个苹果,可以见到想见的人。』

这句话是片桐智司很小的时候妈妈说给他听的。他的妈妈一直都很想见到他早就变了心离开的爸爸。于是每个平安夜都会吃一个苹果。但是他的爸爸从来都没有回来过。于是久而久之他也就不信了。

但是今天这个平安夜有点不同。

因为片桐智司已经死了,他没有身份。

两年前的枪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世人皆知他已经死了。他就不能凭着那个身份再活着。

这是不是表示,他可以相信一下这句话。


他买了一些苹果。

小女孩在他要离开的时候送个了他一个洗干净的苹果。

『可以直接吃哦,真的很甜,哥哥你不要不信嘛!』小孩子就是会把你脸上的没有表情理解为不高兴和不相信,然后像个小天使一样跑过来要你高兴和相信。

『我知道。』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他拿着那个苹果走到了旁边的广场。

循环播放的《jingle bells》,热闹的广场,中央的圣诞树上的霓虹灯闪烁的正欢。

像极了两年前啊。

他啃了口苹果。

他无法不面对自己已经没有他两年了,落魄到街头啃苹果?他不禁自嘲。

这时天空突然开始飘雪。

他抬头望天,漆黑一片,没有星星。

视线随着飘下的雪花开始下落,最终定格在广场对面。

穿过人潮人海和车水马龙,他看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正朝他跑过来。

不知道是谁先抱住了谁,反正他们现在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对方就在自己身边这一事实。

『圣诞快乐。』耳边传来一声细不可闻的低语,仿若抽噎。

片桐智司紧紧的将相良猛抱在怀里,仿佛要将他印入心尖。

这一次我不会再弄丢你了,绝对。

掉在地上被啃了一口的苹果都觉得很幸福。

这个圣诞,有雪,也有你。




Ps.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啊啊啊啊啊啊!(再次疯

香取是开久新老大!私心让贤贤客串一下嘿嘿

圣诞贺文怎么能BE结尾hhhhh被基友教训一通之后就qaaaaaq大家圣诞节快乐呀!

我的圣诞没有雪。

『CP:开久组  圣诞贺文 ooc 糖刀有分割线』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大人全都要。』

相良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要开久的名声响彻整个千叶。当这种威名被三桥伊藤等人不放在眼里甚至被侮辱了之后,他才无法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他要打击报复软高,他要告诉所有人软高在他眼里就是个垃圾。

但是被阻止了。被他们现在的老大阻止了。

他恨啊,他不服,既然你宁愿憋屈也不想打,这么维护软高的那帮渣滓那你干脆就别当老大了。他用卑劣的手段诬陷伊藤顺带使智司和自己人反目,直接斩获开久一把手的宝座。

登顶之后仍被三桥打趴下是个什么神奇的操作,当我相良猛不要面子的吗!

相良在被气死的边缘疯狂徘徊之后觉得自己搞不定也不需要再强出头了,决定呼叫黑帮来解决这件事。

黑帮居然也败了,真是小瞧了三桥的卑鄙。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点燃了的打火机扔到倒在汽油里的黑帮少主身上。

相良想了很久,虽然绑女生到废旧仓库这种做法真的连自己都唾弃,但是为了报复软高,没办法,谁叫你们是他俩的女人。

但是还是败了。无论怎样都无法打击报复这俩让开久和自己蒙羞的人吗?不,不是『报复失败』,而是『没有意义』。

智司皱着眉,眼神里闪烁着心疼,叹息着告诉他:『根本不需要争什么,那是没有意义的,看见那两个人你还不明白吗?』

他才知道,『小孩子才全要,大人才知道扛不住。』


他现在不要那么多了。

离开千叶的一年后,他和智司定居在了东京的一条街上。生活逐步由刚搬过来的一团糟迈向稳定,智司相比以前要成熟了许多,可以说是已经能独当一面的可靠的人了,只是相良的眉眼间还是褪不去年少轻狂。

晚上二人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回到住所,相良在吃完第三个智司递过来的章鱼烧后,将签子插进第四个里,口齿不清的问道:『喂智司,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我们怎么过?』

『圣诞节?你怎么突然在意起这个了?』智司觉得奇怪,距离他们上一次过圣诞节——别说圣诞节,就算过节吧——那已经是多久以前了啊,以前在开久不分节日,都是有空和兄弟们聚餐喝酒,在家父母也不会特别在意节日,相良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好久没过了嘛!每天都是这么平淡无奇,也有腻的时候啊!』相良将章鱼烧咽下,一脸期待的看向智司。

『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智司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回应着,瞥到对方嘴角的酱汁时忍不住微微发笑,这一丝笑意瞬间就被相良捕捉到了,并挑眉噘嘴质问道:『智司你在笑什么呢!』活像一只赌气的傲娇小猫。

智司没有说话,取而代之的是凑近相良的脸用舌头帮他清理嘴边的酱汁,继而一个绵长的吻。

『吃慢点,都是你的。』吻后趁着小猫没有反应过来,智司悄悄在相良耳边低语,后者脸上明显泛起红晕,还硬是假装自己没有害羞:『知道啦,都是我的!』

你也是我的。

我也是你的。

如果两个人有心电感应的话,他们会发现彼此此时脑海里是同样意思的一句话哦。


————————(刀子预警


『喂,会长,人已经找到了。』

『在东京。具体位置我已经发给您了。』

『会解决掉的,请放心。』

相良靠着冰冷的墙壁偷听着这个可怕的事实,银龙会的人真不是饭桶,居然办事效率这么高,千叶和东京的距离竟然是一个月就可以突破的。

他从墙角出探出脑袋目送那个黑帮头目调头走掉之后才敢稍稍放松警惕,可是显然银龙会的人已经盯上这片区域了,他就像个隐性定时炸弹一样,只要被银龙会的人认出来就会爆炸。

在哪里爆炸都不能回去,决不能牵扯到智司,不然银龙会派出了那么多人,我们两个人寡不敌众恐怕都会死。

相良漫无目的但十分警觉的在东京各个街头游走,神经稍微松懈一点的他听到了圣诞歌曲在热闹的大街上循环。

今天是圣诞节了啊。

事实证明黑帮和警察都是不过圣诞节的全年无休。相良被黑帮发现并揍的还剩半条命的时候警察来了,这个在他高中时期最讨厌的职业的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帮他一把,虽然理由是扰民但是他也很感动就是了。

『哦?警视厅的人管得着我们?那这位杀人纵火的小哥你管不管?』黑帮头目笑的一脸轻蔑。圣诞节出来在东京热闹的街头追杀一个学生年纪的人还真是我们银龙会的过失。

『当…当然管……』这几位警察也不敢管黑帮的事,反正照做就对了,相良也没力气逃脱了,就这么流程简单到他想杀人的进去了。

『相良,监狱生活无聊吗?』黑帮头目将汽油直接泼进监房,夜色下淋在铁杆上的汽油居然有种泛着银光的美。『送你去见少主咯,跪下道歉时记得替我们向少主问好。』

相良听到了打火机打开的声音。

幸好……我现在不在他身边。相良失去意识前最后一刻,如是想。


已经是圣诞节了啊。

自己本来并没有什么打算,但相良这么在意,那就过吧。智司心里这样想着,走进了街边的一家饰品店。

订了圣诞树和一堆装饰品,智司回到家以后好好的将家里装饰了一番。要想过好没有下雪没有气氛的圣诞节,真是一项大工程呢。智司看着霓虹灯围绕的圣诞树闪烁着照亮整间屋子的光芒,满心都想着相良回来之后惊喜的表情——应该会很激动吧。

是快要溢出心房的期待,但是等了好久好久,相良仍然没有出现在玄关。

怎么了?这份期待渐渐的变成了担忧,智司开始给相良打电话,永远的关机。

夜很深了。他把东京相良认识的人都打扰了一遍,把相良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把整条街都翻了个底朝天,无果。

一夜无眠。


星星月亮的消失不见带来了清晨。早上的一切都那么有生机,就连报童都活力满满。除了他。一个蹲在街边手机没电用一夜没睡布满红血丝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地面上的报纸的人。

那张报纸上的标题这样写着:『烧死银龙会少主月川的纵火真凶入狱  不出三小时在狱中被烧死  据推测凶手是黑帮内部成员 具体原因尚在调查之中』

我的这个圣诞,没有雪,也没有你。




Ps.明明是圣诞贺文为什么我qaaaaaq我就是个刀子型选手dbq哭惹1551!祝开久姐妹们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嘻嘻嘻!

Pss.这篇文有些用语没有那么正式啦ww原本想的是圣诞贺文轻松一点皮一下很快乐可是果不其然结局还是刀qaaaaaq